成年礼是一场很长的庆祝……

须尾俱全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联想中文网 www.lxzw.net,最快更新末日乐园最新章节!

    彰德府。

    罗氏大院。

    罗氏一族自元代传承至今,历史已逾百年,在彰德府本地乃至整个河南,都富有极大的声望。

    罗氏此前从商,本是籍籍无名的商户,是在罗成友为家主时开始兴起。

    罗氏一族,祖辈居住于山西,因为贿赂交好了元廷驻扎在山西的太尉扩廓帖木儿,暗中在红巾军与元军之间高价倒卖粮草,得到了大量的财富。

    后来朱元章先后击败陈友谅、张士诚,统一南方,元廷势力衰微,罗成友便变卖了全部家产,去河南购置大量荒地。

    此后,罗氏一族便一直住在彰德府。

    虽然由于洪武、永乐年间的折亩法推行,罗氏的土地实力遭到重创,但此后正统年间,由于妖后当道,王振阉党集团执政,地方上土地兼并日益严重。

    罗氏现任家主罗坚壁交好孙氏与王振阉党,在地方上横行不法,官吏或是得到了大量好处,或是因为孙氏和阉党的原因睁只眼闭只眼,所以实力逐渐恢复。

    到如今,已经成为彰德府数一数二的大地主。

    本来按这样发展下去,到明末,以罗氏为主的一大批地主就会围绕着宗亲们的王庄,占据河南本地十之八九的田亩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河南本地的百姓,只要想种地,就必须成为他们的佃农,就连卫所军户也会如此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进程,却在景泰元年忽然被腰斩。

    新即位的景泰皇帝朱祁玉忽然以恢复祖制为名,大规模复行洪武年间折亩法,打了罗氏和整个河南的地主宗亲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但罗氏和地主们毕竟也不是吃素的,明里暗里、明枪暗箭都是开始朝朝廷反击,使得以商辂为首的折亩派官员在河南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们以为万事俱备,朝廷拿他们毫无办法的时候,一个天大的消息传来,朱棣没跟他们玩正常套路。

    一道敕谕发到驻守在开封的范广手里,整个河南折亩法的局势,瞬间变了,如同一把钢刀,直直插到了罗氏的心脏。

    神机营的到来,就像是忽然下凡的天兵天将,任何凡间的阴谋诡计,都阻挡不了他们前进的脚步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这一夜,罗氏大院张灯结彩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今日是钱氏长女钱素昕和罗氏的次子罗建的成婚大喜之日。

    这两个河南的大户,将要强强联合,在今日结为姻亲,日后互相帮扶,做大做强,再创辉煌。

    整个彰德府城这些天都是张灯结彩,丝毫没有正在经历水患的贫瘠,路过的灾民们衣不蔽体,连饭都吃不饱,看着这一幕,更不知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起身,罗氏大院满满的酒席瞬间安静下来,只听他笑着举杯道:“今日,是小女素昕的大喜之日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亲家,全都敞开了肚皮吃喝,全都算作我这姻亲罗东家的头上,他家可不差钱儿,哈哈哈!”

    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美食珍馐,宾客们也都是纷纷起身拱手叫好:“我等为钱东家贺喜了!”

    “罗东家,你罗家二公子能娶到如此才女,实在是羡煞我等啊!”有人叫嚷道:“是不是,得快入洞房了啊?”

    罗氏家主罗坚壁也回敬道:“老赵,你可别笑话我啊!谁不知道,你赵老爷近日又新增了一房小妾,虽说是农家出身,可那身段,谁人不想啊?”

    那姓赵一副五十好几,行将朽木的模样,闻言却也是如沐春风,连忙摆手,虽然推辞,话中却都是自满: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咱们都彼此彼此吧!”

    “还是快些入洞房吧,别叫那娇滴滴的小娘子等急了!”

    众人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这时,罗坚壁道:“诸位,听我一言!我罗家今日与钱氏结为姻亲,修百世之好,这时天地大喜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此后,凡是今日来吃我两家喜酒的,便是我罗坚壁的好朋友,来我罗家的米铺买米,都有优惠!”

    “我钱罗两家,有意于今日起,成立一家联合商会,广纳天下英杰!诸位无论是做粮米行当还是布匹生意,或是倒腾地皮,都可以来我商会!”

    “我钱罗两家的百年信誉,那是没得说!只要加入我们的商会,以后大家便一直都是朋友!”

    闻言,众人都是纷纷叫好。

    “我李家加入!”

    “我赵家算一份,话说,老罗,你不会亏待我这个老朋友吧?”

    众人十分踊跃,他们自然知道这钱罗两家的分量,至少在这彰德府,他们两家一经联合,商界再无对手。

    现在这时候,不赶紧乘上这艘大船分杯羹,那还等什么?

    罗坚壁连忙举起手,大声道:

    “诸位不急,今日还是我儿与钱女的大喜之日,商会的事,过几日我会亲自发请帖,请诸位位临,再行商谈!”

    姓赵的老头满脸褶子都在拼命地互相拥挤,附和道:“那老夫可就回去,等着罗东家这份请帖了?”

    罗坚壁特意看向他,用浑厚的嗓音说道:“老赵放心,你赵家是彰德府最大的粮米商,彰德府的米铺,十家有三家都是你赵东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份请帖,罗某亲自送到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得了好处,喜笑开怀,开始坐下大口吃喝,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这时候,罗氏大院门前。

    几个衣衫褴褛的饥民见此处灯红酒绿,高朋满座,便想着来碰碰运气,为首的一个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行行好,小的们家中闹了水灾,屋地都被淹了,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一女子也道:“大人们,行行好,随意施舍些剩饭剩菜就好,谢谢大人们了,谢谢大人们了。”

    门前守卫的家丁看见这一家三口,却是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本想着驱赶了事,注意到方才说话这妇女颇有些姿色,便嘴角咧开,笑道:“倒也不是不行,我这尚有些酸馒头,只是你得让你婆娘陪我一宿。”

    “陪了这一夜,你们就有饭吃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几个罗府的家丁也都围上来,摸着下巴道:“我看你这小女儿也不错,还未曾**吧?”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就都别走了,陪爷爷们过一夜,给你们吃食。”

    最先说话的灾民却连忙将妻女护在身后,转身就走,谁成想,几个家丁却追赶上前,将他们围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,这罗府是你们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吗!”

    “今儿晚上,你们是走不了了!”

    三个灾民被围在中间,男子虽然饿得面黄肌瘦,却依然死死将妻女护在身后,紧紧盯着这几个满脸猥琐的家丁。

    双方正打算动手,后方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火光冲天,却是一大队明甲持锐的神机营士兵赶到,他们将这些家丁反围在中间,一名千总厉声质问道:

    “这里是罗府吗?”

    那几个家丁哪里见识过这等场面,都是被吓得畏畏缩缩,方才的蛮横劲儿全然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范广走上前,看着头顶悬着的“罗氏大院”四字匾额,闷声道:“陛下果真圣明,百姓苦此獠久已,此处正是罗府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,蹲下来,擦了擦小女孩脸颊上浑浊的眼泪,道:“别哭,没事了,我们是来救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随即,他侧目过去,冷冷道:“你们还在等什么?”